恢复高考开启中国家庭圆梦之旅——同样的奋斗观不同的人生味

高考记忆,其实也是时代印记。同一个家族里不同代际的人所参加的高考,都与时代相呼应。从1977年恢复高考第一代高考生的周折圆梦,到上世纪80年代的腾飞奋发,到21世纪年轻一代轻松上阵选择个人道路,羊城晚报采访了三个经历几代人高考的家庭。这些故事,也是每个家庭内在精神的传承之路。同样的高考奋斗,有着不同的人生选择。

中医世家,在考学中传承

“当时没有互联网,信息比较闭塞。除了少数同学去武汉音乐学院考试以外,我也不知道还有别的地方可以考,对于中央音乐学院这样的高校更是想都不敢想。”韩进最后选择报考了河南大学音乐学院。

讲究渊源师承的中医世家,参加高考,经历了大学教育体系的培训,中医传承会有何新火花?“在我看来,中国一直有选拔人才的机制,高考是其中之一。随着时代不同,选拔的内涵不同,但战略层面是很好的,只是技术层面需要不断完善。中医传承也是一样,无论是以前的师带徒模式还是家族模式,这种小范围传承模式让它几千年能保存下来,但传承绝不是固守。一成不变的守旧不仅是中医传承最大的障碍,也是一种不负责任。我们应总结中医精华,让中医适应现代化的发展。传承的内容才更重要。”

韩进从小多才多艺,参加了学校的宣传队、体育队,音体美样样精通。1977年,韩进的父母决定让韩进学习一门技艺,以便将来去幼儿园或者小学当个音乐老师。于是,让韩进去河南大学进修。“那个时候不知道有音乐专业,只知道唱歌、跳舞。”韩进说,直到恢复高考后,她才知道可以考艺术专业。怀着对上大学的向往,韩进报名了。

“听到成绩的那一刻,我激动得一拳捶在沙发上”

“人生应该要经历一次高考,它是人生选拔赛中的一次历练过程。它不仅考核你的学习能力,更是意志力、体力的考核,格局观和心态的考核。高考让你了解自己。当面对逆境时,比如你模拟考没考好,你有什么应对措施来调整,你的心态是怎样的?面对顺境时,你如何选择方向和未来?”

日本气象厅统计,在整个8月,东京都中心地区有11天的最高气温都在35摄氏度以上,创下了自1875年有此项统计以来的新高。相关部门此前表示,民众应适当使用空调,并及时补充水分,以应对酷暑。

报道称,他们之中,有178人都是在房间内身亡,这其中,有169人都未使用空调。

“高考让我第一次觉得,人生可以通过自己拼搏和规划,得到一个好的回报。”作为从小被寄予厚望的好学生,“一模”竟然考砸了!张曈沮丧过后,调整复习计划。“当你看到在自己的努力下,一次次考试取得可量化的进步,就会有一种信心:只要你努力,没什么难关闯不过去!人生总会有起落,高考不止是一次测试,也是一种历练,它让我有信心去面对更大的挑战。”

韩进的儿子翟晓寒目前在星海音乐学院任教。翟晓寒说,如今的事业,也要从他准备高考时讲起。

大学毕业后,韩进在河南大学任教,后来又与丈夫一起来到了星海音乐学院,直至退休。谈起半生经历,韩进十分感慨:“是高考改变了我的人生。我们通过努力,成就了自己的事业。如果没有高考,或许我也能做点事情,但会和今天的境遇完全不同。我觉得自己是时代的幸运儿。”

守正创新,中医世家的考学传承

“知道自己被录取的那一刻,心情非常激动。我爸说他这辈子只落过两次泪,其中一次就是在我高考成功的时刻。”韩进回忆道,那时候艺考条件很简陋,大家在一间旧教室里挨个表演,考生在里面考试,其他同学可以在外面观看。

“高考是我人生第一次重大选择。”这是人称“德叔”的广州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张忠德,在赶路途中与记者说起高考的第一句话。他刚刚从广州文德路小学进行完抗疫演讲,赶回医院为一位从武汉回广州的康复新冠患者复诊。1983年参加高考的德叔,当时对未来已经有自己的想法。

“我是时代的幸运儿。”这是从星海音乐学院退休的钢琴副教授韩进对记者反复提及的一句话。韩进分别在1977年和1978年参加了两次高考,最终被河南大学音乐学院录取,留校工作多年后,20年前与丈夫翟学京教授一同来到星海音乐学院任教,而他们的儿子翟晓寒也子承父业,目前在星海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担任教师。韩进表示,一切的改变源于高考。

随着确诊病例急增,香港医疗系统的负荷备受关注。林正财说,每逢疫情高峰,医院都面临很大压力,必须想办法疏导。香港医管局正筹备后备病床,相信很快会将轻症或无症状病人转至鲤鱼门度假村,而亚洲国际博览馆也会很快完成改装,功能类似内地的“方舱医院”。

2005年,翟晓寒报考了中国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星海音乐学院等多个院校。最终,他选择了星海音乐学院,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涯。“最激动的时刻是知道自己文化课成绩的那一刻。当时录取分数线是300多分,我考了600多分。听到成绩的那一刻,我激动得一拳捶在了沙发上。”翟晓寒说,在自己的高考路上,父母给予了很多的帮助和引导,“他们知道哪条路更适合你,哪条路可能会走得更远。”

据报道,这187人中,有166人的年龄都在65岁以上,占比高达89%。其中70多岁的最多,为67人,80多岁的次之,为66人。

广西“美”在初心坚守。纵横交错的铁路线,离不开它的建设者,更离不开它的守护者。云端悬崖上,他们上下爬行,飞檐走壁,守卫着铁路安全;繁忙站台上,他们千次微笑,万次回答,温暖着万千旅客;深山车站中,他们单影孤灯,旗语指引,护佑往来通途。不一样的岗位,一样的坚守,为了维护铁路的安全运输,无数的铁路人默默无闻,只为践行“人民铁路为人民”的初心,他们是万里铁道线上别样的美,流动中国的美。

学中医还是西医?兼学才知真爱

张忠德(1983年高考)

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张曈还专门去读了一个德语课程,以备今后赴德国学医。“现在看来,我的心是归属于中医了,但对西医的兴趣和打下的德语基础,其实在中医现代化、中西医结合方向上,扩展了我的思维。中、西医为什么要取代对方?未来的路可以是并行的。它是用两种哲学思维去探求同一个问题的解决之道。如果我们现代中医人,可以应用中医和西医两种不同方法去择优解决,这不正是我们的优势吗?”

林正财说,香港现阶段的确诊病例呈线型上升,并非几何式上升。这表示如果疫情控制得比较好的话,暂时不需要“封城”。特区政府自7月15日起进一步收紧社交距离措施,包括市民在交通工具上和室内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餐厅晚市不能堂食等,这些措施是否见效要在本周后期才能判断。如果后续几天的确诊病例基本维持这个数,说明措施有效,平稳一段时间后确诊病例就会下降。

“高考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重大选择”

德叔发现,现在报考中医药大学的年轻人里,真正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医有抱负的人更多了。“他们的思考维度、研究格局都会不一样,自然也更容易成才。”以中医药抗非典、战新冠的白衣英雄张忠德,在不同时代的考试制度中,看到了年轻中医人美好的未来。

高考失利带来的是更大的动力。 经过了半年的刻苦努力,这一次,韩进成功“杀出重围”,被河南大学音乐学院录取。

“十年积攒的人才都在这一刻绽放”

“晓寒备考时,可比我们条件好多了。”韩进笑言,那会每天下班后,他们夫妻俩就回家对孩子进行培训。经过一家三口的共同努力,翟晓寒的音乐水平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好吧,如果人们不戴口罩,那么也许我们应该强制要求人们戴口罩,”福奇日前在接受CNN采访时说。正如CNN指出的那样,福奇在之前的采访中对强制戴口罩持怀疑态度,尽管他敦促公众戴上口罩并遵守其他公共卫生措施。

香港慈云山是这波疫情的重灾区。在林正财看来,如果疫情发展到全港同一时间有5、6个小区出现类似慈云山的情况,每日确诊病例或飙升至500至600例,届时可考虑“禁足令”、“封城”这类措施。(完)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林清清 图/受访者提供

美美与共,方是大美。发现最美铁路,寻找别样美,对于广西人民来说,铁路之美是发展之美,便利之美,希望之美。相信壮美广西有铁路相伴,定能高歌向前,为这片土地迎来更美好的明天。(成杰华)

广西“美”在沿途风景。说起广西,刘三姐、绿城、桂林山水等让人心神以往。以前崇山峻岭让人望而却步,现在往来驰骋的高铁动车,将散落“大珠小珠”串起来,绵延的铁路线成为不断延伸的风景线,游客坐着动车便可游遍广西。四通八达的铁路网更是带动铁路沿线经济的发展,使沿线城市可以因地制宜发展“高铁经济”,助力壮乡脱贫攻。飞驰的列车承载着壮乡同胞逐梦未来的信心,奔驰在通往幸福生活的道路上。

广州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岭南甄氏杂病流派第四代传人

“高考是测试,更是一种人生历练”

“我相信可以控制得到”。林正财说,近一周的确诊数字虽是历史新高,但与3月的差距不算很大。香港各方面的抗疫能力也都有所提升,包括病毒检测和医院处理病人的能力,同时检疫中心陆续落成,口罩储备增多,所有这些都有助于实施“围堵”策略。“唯一比较担心市民防疫疲劳。”他说。

医学硕士,广东省中医院心血管科住院医师,岭南甄氏杂病流派第五代传人

“高考填报志愿时,我在考古和医学之间犹豫过。父亲跟我详谈了一次。他说,医学与考古,钻研道路都很漫长且辛苦,无论我选择了哪一条道路,都要承担后果,不要怕苦。我知道,后来我从第一到第五个志愿都填了临床医学,父亲还是暗暗高兴的。但在我高考志愿填了中医药大学之后,我还曾经动摇过,到底是学中医还是西医。”

香港的安老院未能在这波疫情中幸免,目前已有两间安老院出现确诊病例,当中慈云山港泰护老中心九成院友染疫。身为香港安老事务委员会主席的林正财认为,香港前段时间很久没有本地确诊病例,安老院或有松懈,而当社区有较多确诊时,难免会有个别安老院员工“走漏”。两间安老院暴疫程度有所不同,说明不同安老院院内本身的防感染措施也很重要。

韩进出生于1960年。1977年的一天,17岁的韩进得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心情非常激动,没想到自己今生还有机会参加高考。”韩进回忆道,“当时我觉得自己肯定不行的,但还是决定要去试试。”

福奇承认,强制要求戴口罩有一个缺点,就是必须执行这些规定。“执行起来会有困难,但如果每个人都同意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且他们强制执行,每个人都拉在一起说,你知道,我们要强制执行,但让我们只是这样做,我认为这将是一个伟大的想法,让每个人都统一这样做。”

在高考前,翟晓寒只是对音乐有爱好,没打算走专业之路。直到中学的某一天,一位老师来到了翟家,惊讶地发现翟晓寒有一副好嗓子。“那位老师说,你天生就长了一个好乐器,为什么不好好发挥呢?” 翟晓寒说,“那时父母才想到,是不是可以试试?”

广西“美”在发展成长。广西地处中国西南边疆,是名副其实的“路网末梢”。2013年12月28日,“和谐号”开进广西,广西进入高铁时代。7年来,广西完成了从“路网末梢”到“区域枢纽”的华丽转身,不仅在运营里程上跃居全国前列,更成为陆海新通道与海上丝绸之路面向东盟的重要门户。高铁无轨站、“公铁联运”、冷链运输,一条条铁路线的建设、通车,让八桂大地焕发出勃勃生机,为壮族人民带来幸福、安康。

“小时候,我看过《老子》《庄子》,但没看过《黄帝内经》。”作为甄氏流派第五代传人,张曈并非从小立志中医。小时候,他喜欢躲在父母医院的图书馆里看书,“我看的书很杂,尤其对中国传统文化、哲学典籍感兴趣,但没有看中医典籍,也不会辨认中草药。”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孙唯 图/受访者提供

截至21日凌晨,香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突破两千例,特区政府近期接连收紧社交距离措施,以期尽快控制这波对香港而言前所未有的疫情。林正财形容,这波疫情主要是受全球疫情影响,“今次这个浪来得比较大”,需要多些严厉措施方能控制疫情。

中医世家,传承的不仅是医术,守正创新的中医思维,顺势而为乘势而起的努力拼搏也一并传承。面对高考,不同时期参加过高考的父子俩都说,高考不只是一次考试,而是一个历练的过程:一次考试的好与坏如何应对,正如人生的顺境逆境,面对不同的时势盛衰,人应该怎样应对,做何选择。

“跟父母那一代相比,我们这代的高考没那么难了,但也有一种奋斗精神贯穿其中。”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曈刚下手术台。2010年参加高考的张曈,整个备考阶段都住校,可以有更多自己规划、执行、调整的空间,也给了他一次成长的机会。

上世纪八十年代,常用一句话形容高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要考到自己的理想大学,更是要全力拼搏。“那正是祖国腾飞建设四个现代化的时期,那一代人有很积极的人生观、价值观和奋斗史。当时我们崇敬的是航天航空科学家。我当时的最大理想是做个化学家,所以高考志愿也填了有关联的医学专业。我当时有一种想法,我要通过高考到广东来,因为这里是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德叔说,人在顺境与逆境时,如何做选择,非常重要。

于是,母亲韩进与翟晓寒进行了一次长谈。“当时母亲说,如果做别的事情,或许也不错,但是为什么不利用你的天分,做得更好一点呢?”全家人的这次决定,让翟晓寒从此与音乐结缘。

“家族几代人的中医考学经历,其实也如同中医传承之道,守正创新。”德叔告诉记者,很多人不知道,岭南甄氏杂病流派传承五代,首集大成者甄梦初,当年就是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广州中医药大学的前身)第一批学生,那里也是中国最早和级别最高的中医学院之一。还没毕业,甄梦初就已经是广东中医院(广东省中医院的前身)的主诊医生了。他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广东省授予的第一批名老中医之一,德馨岭南。所以当甄梦初的孙女婿德叔以及曾外孙张曈相继通过高考考入广州中医药大学,在研学中成为甄氏流派第四、第五代传人,这也是一种家学的传承。

“一切的改变源于高考”

进入大学后,韩进选择了钢琴专业,“我们都想把失去的时光追回来。尤其看到同班同学都那么优秀,倒逼着你一刻不停地努力和进步。”每天早晨5点钟起床,跑操之后,需要在6点到琴房占位置。“稍微晚一会儿琴房人就满了。”到寒暑假,也很少有人回家,韩进与爱人翟学京相识于校园,韩进笑言,当时虽然相识却没有谈恋爱,“时间都拿来学习了。”

这位健康专家对最近一个流行的YouTube频道的实验进行了评价,该实验显示了口罩在阻止人们说话时从嘴里喷射出的隐形飞沫和气溶胶方面的效果。这些颗粒可以装载活跃的新冠病毒细胞,可以感染说话人附近的任何人。福奇解释说,这个简单的实验完美地说明了大流行期间对口罩的需求。

香港特区政府早前已聘请两间内地机构协助香港,优先为40万高危人群检测新冠病毒。林正财透露,该两间机构正提升检测能力,有望将每日检测量提升至数万个。他建议,在完成四类高危人群检测后,可将这两间机构的检测能力转移至有小型暴发的屋邨,为小区所有居民检测病毒。如果每日检测两至三万个样本,应足以应付上述需求。

“第一次高考的时候,报考的学生年龄差距很大,像我这样十几岁的孩子到三十几岁的大人都有。十年积攒的人才都在这一刻绽放。”韩进笑言,当她1977年第一次踏进高考考场时,发现高手如云,不少都是专业的歌舞团、文工团成员。第一次高考,韩进落榜了。

福奇还指出,随着天气变冷,人们需要在安全措施上“加倍努力”。“全民戴口罩 ”只是其中之一。与他人保持社交距离和经常洗手是其他措施。他表示:“这些听起来很简单。但我们并没有统一地做到这一点,这也是我们看到这些激增的原因之一。”

张曈(2010年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