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离上市最近的一夜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新浪科技,作者:千山。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蚂蚁集团上市之际,绕金融监管与创新的议论却愈演愈烈。昨晚的一系列变故,对上市前夕的蚂蚁来说,刀刀致命。

蚂蚁的金融与科技定位之争有了答案?

目前,根据蚂蚁集团在致投资人的公开信中所述,集团将按照两地交易所的相关规则,妥善处理好后续工作,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

从蚂蚁集团的数字金融科技平台的收入构成来看,微贷科技平台占比最高,2020年上半年为蚂蚁集团创造285.86亿元营收,占比39.41%。而蚂蚁集团通过微贷科技平台促成的消费信贷,大部分其实是面向消费贷款,只有非常小的部分面向小商家:2020年上半年,微贷科技平台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320 亿元、小微经营者信贷余额为4217 亿元,二者总计超2.1万亿元。

7月20日,蚂蚁集团“官宣”启动上市计划,表示将在科创板和港交所同时上市;一个月后,蚂蚁集团同时向上交所和港交所递交招股书,8月25日,上交所受理蚂蚁集团科创版上市申请;9月18日,蚂蚁集团成功过会,从正式递交招股书到过会,蚂蚁集团用时25天,仅次于中芯国际(19天)。

三是广泛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网络信息技术,经营模式和算法的趋同,增强了金融风险传染性,更容易引发系统性风险和社会群体事件。

二是金融科技领域由于网络效应形成“赢家通吃”的局面,造成市场垄断和不公平竞争;

或许,市场规则的明确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市场发展,同时对蚂蚁的长期发展反而不是坏事。

“人对了,事就对了。”宁波市鄞州区总工会党组书记、副主席姚燕君介绍,为企业提供更好服务支持,鄞州紧紧围绕打造知识型、技术型、创新型产业劳动大军,组织上“鄞领”、政策上“惠领”、平台上“智领”、创业中“锋领”,多向发力,筑牢培育未来工匠金字塔的塔基,成为浙江省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试点单位。

从一路“开挂”狂奔上市,到上市前夕被紧急叫停,这只即将在中国A+H两地上市、完成全球最大的IPO的巨型蚂蚁如今可能真的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忙得团团转。那么,接下来,市场会如何评估蚂蚁集团的价值?拐点之下,金融科技行业又该何去何从?

“在P2P刚兴起的时候,业内曾掀起一股关于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到底是‘互联网’还是‘金融’的论战,我一直认为,互联网只是介质,金融才是本体,互联网起到的是服务和加速作用,比如现在发达的物流网络,能起到送货这一决定性因素的是交通渠道和运输工具,互联网能起到的作用是优化合理配置资源。”宋清辉表示。

《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11日 04版)

几年来,蚂蚁最核心的数字支付和商家服务板块收入占比持续下滑,而花呗、借呗借贷业务营收占比持续上升,成为蚂蚁最赚钱的核心业务。

一路狂奔的蚂蚁集团,紧急按下暂停键。

同时,得益于低利率的环境,此次蚂蚁集团上市,资本市场给了2.1万亿的超高估值。

金融科技背后存特殊风险,监管收紧是利好还是打击?

在社科院特约研究员王硕看来,一方面,以蚂蚁为代表的科技公司在应用新技术在提升入支付、小额信贷、理财等金融服务的效率,降低成本,促进数字金融普惠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另外一方面,蚂蚁集团本身助贷业务占很大的收入,同时其控制或关联的小贷、第三方支付等本身就是金融牌照的一部分。“表面上是科技收入,但背后实质是‘金融*科技’业务的收入,所以单纯谈技术本身,而不提业务本身,甚至过于扩大监管政策不足是有失偏颇的。”

但同时,金融科技也存在特殊风险。

但从业务和收入构成来看,蚂蚁核心依然是一家科技驱动的金融服务提供商。根据其招股书,蚂蚁集团营收主要来自三大门类: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对应主要产品为支付宝;数字金融科技服务,对应主要产品有花呗、借呗,余额宝、余利宝等,面向小微经营者的网商银行;创新业务及其他。2019年三块占比分别为43.03%、56.2%、0.77%。2020年上半年,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收入占比降至35.86%,其余两块占比为63.39%、0.75%。

一是诱导过度负债借贷、超前消费;

比如明确小额贷款公司监管主体为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小贷公司未经银保监会批准,不得跨省开展网络小贷业务;跨省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经营许可证自颁发之日起,有效期为3年等条款,均使蚂蚁集团的核心业务受到很大影响。

如果回顾蚂蚁的上市时间表,可以发现,这家公司是一路开“挂”狂奔上市的。

党建强、发展强。鄞州成立了宁波首个“双强”党员工作室——以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全国纺织工业劳动模范、培罗成首席技师潘超宇名字命名的党员工作室,“动力党建联盟”全面向产业工人队伍延伸。同时,鄞州还整合包括优秀党务工作者俞复玲、党建名师董国福、宁波舟山港高级技师胡耀华等15位红色匠师、公益律师、技能导师,为全区产业工人队伍配备了强大后援团。

11月3日晚间,上交所发布公告称,因蚂蚁集团高管被约谈以及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决定暂缓蚂蚁的上市计划。50分钟后,港交所也跟进发文称,暂缓蚂蚁集团H股上市,并表示将尽快公布有关蚂蚁集团暂缓H股上市及退回申请股款的进一步详情。

构建产业工人技能形成体系,鄞州区聚焦先进制造业、数字经济产业、现代服务业等领域,大力推进“以赛代评”人才选拔模式。工人们通过比赛一步步成长起来。9月,在刚刚落幕的2020年浙江首届技能大赛上,鄞州区选手获得三项第一。今年,鄞州已培育省、市、区三级工匠49人,建成区级劳模工匠工作室6家,并申报潘超宇全国级劳模创新工作室、3家市级劳模工匠创新工作室。

3日晚23点左右,阿里巴巴集团对蚂蚁集团暂缓上市作出回应,称会和蚂蚁集团一起,积极的配合和拥抱监管。蚂蚁集团也发布《致投资者》的信,称由于上市暂缓,“深表歉意”,将“妥善处理好后续工作”。

四是金融科技公司过度采集客户数据,可能侵犯客户隐私。

更令蚂蚁集团雪上加霜的是,四大监管部门对包括马云在内的蚂蚁高层进行了约谈,彼时,网络上传言四起,众说纷纭,甚至有人解读是因为马云此前在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了争议言论。

今年8月,以上一年度企业营业收入26.27亿元为入围标准的2020宁波企业百强榜出炉,50家鄞企入选。截至目前,鄞州区产业工人中有各级人大代表106人、政协委员19人。2019年有5704名产业工人随迁子女在鄞州入学、27万多人次参与今年职工医疗互助保障,其中参加免费体检和疗养、休养活动万余人次。

奥克斯空调有限公司空调年产值已达204亿元、销售额达230亿元。“企业乘风破浪的推手,是1.7万名员工。”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建起7000余人的员工宿舍、帮助近百名职工申领公租房、为职工提供最高40万元的购房免息贷款;设置福利专项经费,每年发放下午茶餐点价值1100万元、年终奖4800万元、淡季旅游基金补贴500万元;连续10年免费接送员工往返乡……用实打实的举措帮助职工解开“烦心锁”。

面向个人的消费贷款里面就存在很大的过度负债借贷、超前消费等风险,其中包括了向大学生提供借贷等问题。

过去我们把钱存在银行里,今天已经有很多人把钱放在余额宝或者零钱通里;过去我们从银行借贷,如今,花呗、借呗等互联网产品满足了部分借贷和预支需求。从这个角度来看,现在很多有金融牌照的金融科技巨头已经具备银行的属性,为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

不过,就差临门一脚,蚂蚁却突然遭遇监管重拳,背后原因几何?

过去几年,蚂蚁集团取得了涵盖银行、保险、信贷、财产管理、征信等各个领域的金融牌照,资产管理规模巨大。

网上流传的一张图片显示,蚂蚁集团上市敲锣现场已经准备完毕,但原本应该热闹彩排的现场,此时略显冷清。

创建于1987年的博威集团目前在全球拥有9个制造基地、6000多名员工。“蓄水池”是该集团培养干部和专业人才的一个模式。博威的员工可根据公司战略、专业特长或职业兴趣选择管理或专业职业发展双通道,一年一评估,表现突出且符合公司用人价值观的员工可进入管理通道的“蓄水池”中。仅去年,该集团就通过“蓄水池”培养管理层人员283人。

“我们会和蚂蚁集团一起,积极的配合和拥抱监管,我们相信蚂蚁的同学,有这个信心,也有这个能力把工作落实好。社会希望我们更好,我们也必须用一如既往的努力实现和超越社会的期望,这是我们的责任。”

蚂蚁虽然将花呗、借呗等定义为数字金融科技服务,但从业务本身来看,还是金融服务。

狂奔上市的蚂蚁突遭监管重拳

资深学者张非鱼在此前的评论中提到了四点问题和风险。总结来看:

蚂蚁早期通过农村包围城市的模式,从传统银行金融服务触达不到的地方和资源进行突破。一定程度上,蚂蚁在过去完成了重要的阶段性使命,比如培育了消费者使用习惯,覆盖了商户资源,培养了消费场景等。蚂蚁集团也因此掌握了巨大的流量池:年活跃用户10亿+,月活跃商家8000万+,合作金融机构2000家+……

不过,蚂蚁集团所代表的金融科技企业,在监管层面一直以来是处于相对模糊的状态。尽管蚂蚁集团在上市之前一再强调金融科技的属性,给自己的定位是一家科技公司,从而规避金融层面的一些监管。

10月21日,证监会同意蚂蚁集团在科创版IPO注册,10月29日,蚂蚁集团便已开启线上线下同步申购,并确定将在11月5日正式上市交易。

在此之前,央行网站公布的一份《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引发业界关注,该文件明确界定了什么是网络小贷,以及网络小贷可以做什么等问题。

从宣布上市计划,到提交IPO申请,再到一周前的申购潮,蚂蚁集团仅仅用时100天,这种上市速度,引发行业内外阵阵惊叹。

鄞州区常年位居全国百强县市区前列。6万多家企业40多万职工用双手将鄞州建设成为传统制造业强区。2019年11月,鄞州成立产业工人“鄞领服务联盟”,向产业工人和两新组织提供集约化、组团式精准服务。“鄞领赋能”服务清单首批105项服务正式发布,产业大军得到了工人党员教育培训、“微团百课”宣讲进工地、生产岗前技能提升培训等服务。

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新浪科技,无论蚂蚁集团体量多大,其公司本质还是一家“金融”公司,而且是一家拥有海量人员、各类信息的金融公司,几乎能涉及所有的金融交易,无论是买是卖、是借是还、是存是贷、是保是赔、是盈是亏,蚂蚁集团都能做。虽然其中有不少网络科技,不乏一些超高级的技术,但依然改变不了其金融的本质。

回溯蚂蚁的历史,脱胎于阿里巴巴集团,起步于2004年成立的支付宝,2011年开始独立运营。

29岁的陈昆已经拥有了技师、国家职业技能鉴定考评员、鄞州区新社会阶层代表、鄞州区技能大师工作室领班人等多重身份,曾获省、市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各1次,拥有发明专利4件、实用新型专利15件,其中一项专利每年可为公司增加销售额数百万元。这一切的起点,却是2011年他从鄞州职教中心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进入宁波巨神制泵实业有限公司成了一名售后调试维修工。“将一项技艺做到极致。”在陈昆看来,国家倡导工匠精神,政府部门提供免费培训,技能人才的舞台会越来越宽广。

支付宝的出现是为了解决淘宝在交易中的信任问题。在2004至2013年间,支付宝逐渐从服务电商交易的支付工具,发展为服务各行业的支付平台。其中在2010年,蚂蚁金服拿到小贷公司牌照后,就从支付进入到了真正的金融。2013年3月,支付宝的母公司宣布将以其为主体筹建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小微金服)。

从市场高度认可的金融科技企业到金融企业,短短几天,市场对蚂蚁集团的认知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投资人士分析认为,暂缓,不是取消批文,也不是否决,所以上市是时间问题还是会上市。不过蚂蚁集团招股书要重写,估值体系可能会变,因此要重新估值定价。

而值得注意的是,蚂蚁集团正是通过两家小额贷款公司,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来经营“花呗”和“借呗”的业务。上述《办法》在业务准入、业务范围和基本规则、经营管理、监督管理等方面对小额贷款公司监管作出规定。

此时,距离蚂蚁集团正式敲钟只剩36个小时。